我带着精神饱满的妈妈出国了

2017-12-29 10:58:17来源:中国青年报
字号:
摘要:当妈妈的朋友们已经走遍了欧美亚时,她只去了一趟马来西亚。但她对这趟并不舒服的旅途的享受程度,让我看到了旅行真正的意义。

今年年初,妈妈悄悄给自己办了本护照。她从未走出过国门,也没有既定出国旅行的计划,但在这本崭新的护照上,妈妈笑容灿烂。这让我想起当年,我虽然没能养成仓鼠,但看着空仓鼠笼子就满心欢喜。

作为上世纪60年代初生人,外国对妈妈来说是一个风云变幻的世界:美国一直很厉害,苏联解体了,对日本的印象来自抗日神剧,提起非洲就是狮子大象长颈鹿……没办法,看电视是这一代人认识世界最常用的方法,而电视正在没落。

对妈妈来说,出国本是一件与己无关的事情,无论是亲戚留学移民,还是我大学出国交换,妈妈都守着自己的工作和家庭,目不斜视。她更在意的是自己偶尔种下的两颗枇杷核,已经长成了亭亭树苗,这才是记录光阴的方式。

情形在退休后开始发生变化,妈妈的老同事老朋友们谋划着组团旅行,但自诩文艺女中年的妈妈并不喜欢夕阳红旅行团,加上我工作后每年带她在祖国大地自由行,训练出了她听我指挥、指哪走哪的穷游精神,妈妈就更不爱起早贪黑、到点打卡的跟团游了。

走过祖国的山山水水,走出国门去看看,似乎水到渠成。

然而,作为妈妈唯一的旅伴,我是犹疑的。带妈旅行这5年,堪称一部母女相处的经典教程。从逢出游必吵架,到能开开心心地回家,是互相妥协与理解的历程。好不容易搞定了国内游,出国无疑是要打开一张新的闯关地图。

妈妈出游,最担忧的无非是安全,在一个语言都不通的国家,不安全感如何克服?出入境两趟大交通能通过航空公司网站搞定,那城市与城市、景点与景点之间的交通如何解决?会不会被人坑?会不会水土不服?

妈妈什么都没说,可护照都办好了,她眨巴着眼睛无限信任地望着我。我决定,豁出去了,带她走。当然,选择了一个难度系数最低的国家——马来西亚。至少语言还能通?事实证明并不完全如此。

在查阅了无数攻略后,我终于做出了一个长达10页、辗转3个城市的详细攻略,吃喝住行精确到门牌号,又在手机里下载了一堆旅行相关App,仅地图就有3个,还有马来西亚版滴滴打车。一个忐忑不安的女儿带着精神饱满的妈,就这么上路了。

在机场的国际出发航站楼,妈妈像孩子一样好奇。买一杯星巴克的咖啡,她发一条朋友圈,飞机延误,她再发一条朋友圈,这种昂扬的状态一直延续了10天的旅程,希望她的微信好友都能原谅她。

我得承认,网上的攻略并不那么靠谱。比如,一家好评爆棚的家庭旅馆,怎么就没人告诉我,旅馆隔壁有人养了一群勤劳的鸡,每天早上4点开始打鸣,嗓子都喊哑了仍然十分准时;比如,说好晚上8点出发的大巴,怎么9点才姗姗来迟;比如,听说都会汉语或英语的马来西亚人,怎么在我打车时,偏偏来了一位只会马来语的司机,我与他在电话里进行了精神的谜之交流,他居然真的接到了我们!

可以说,攻略就像学习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而旅程就在曲折中前行。出人意料的是,妈妈表现出了无限的宽容,总是耐心地接受着一切变故,把旅程跑偏的插曲都当趣事写进了朋友圈里。

当一个错误的定位让司机满腹狐疑地把我们送到了槟城郊区的一个村子时,迎接我们的是一个同样懵懂的艺术家,“从来没有游客来过这里”。这是一处私人画室,却不知道被哪位在地图上标注成了“艺术村”。然而,结果是很美好的,我们和艺术家友好地交换了意见并合影——我们是他的第一批客人。“他那张画真美。”妈妈认真地评价。

这就是妈妈第一次出国的经历,对她来说也是年过半百后的一件新鲜事,而这距离我第一次出国已经快10年了。妈妈可能很落伍,当她的朋友们已经走遍了欧美亚时,她只去了一趟马来西亚。但她对这趟并不舒服的旅途的享受程度,让我看到了旅行真正的意义。甚至在凌晨三点起床赶回程飞机时,她都毫无怨言。

接下来的问题是,2017要结束了,2018去哪里呢?(斌斌姑娘)


责编:张阳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