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万州经济开发区接住金龙集团的“绣球”

2018-01-03 10:50:02来源:海外网
字号:

1

这场历时近三年的产业大重组,于丁酋年末接近了尾声。

从最初的浙江海亮集团要带它“入海”,到后来的重庆万州经济开发区想拉它“上山”,再到河南省的平煤神马欲仗戈“擒龙”,一波三折的接力式重组过程中,金龙精密铜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龙集团)对外明许终身,其铜管产业板块的“绣球”,最终被重庆万州经济开发区下属的重庆万州经济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接到手中。

一见倾城,再顾倾国。金龙集团虽遭遇资金链危机,但正应了“皇帝的女儿不愁嫁”这句老话,其基本价值面,其全球老大的市场地位和无可比肩的技术优势,还是被各方有雄心的投资方所看中,因而整个重组有险无惊,几近收获多赢的大团圆结局。

大船触礁,临危不乱;政府助推,多方联手;二次转制,回归国有;盘活存量,做大增量;转型智造,扬帆上市……如果梳理金龙集团这三年惊心动魄的各种际遇,那么,我们不得不惊叹,在各种因势利导、顺势而为的博弈棋局中,似有上帝的一只手,让金龙集团的重组展现出充盈的智者思维和巧妙的博弈艺术。

于金龙集团的掌门人李长杰而言,这样的航程波澜壮阔,这样的结局花好月圆。举目四望,近两年市场层面众多惨不忍睹的重整或重组“大败局”,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三年夙兴夜寐之后,他终于可以轻松地舒一口气了。

当然,在供给侧改革的汹汹大潮中,继续壮大以先进智造为主要方向的实体经济,金龙集团恰好躬逢其盛,它也恰好遇上像万州经济技术开发有限公司这样不仅有实力还有雄心和远见的地方国资“大金主”。重整实体经济,促进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有些人看到的是问题和负担,但还有一些人看到的却是机遇和潜力。

金龙集团“外嫁”了,它其实“嫁给”了自己的未来,“嫁给”了自己的新一代,“嫁给”了一种看似回归实则全新的机制。一场蜕变彻底完成,里里外外。

这是一种存粹的市场理性。金龙集团最终把命运掌握在了自己手中——它似乎从来就没有相信过什么笑脸,也从来就没有相信过什么眼泪。

它是它自己的英雄。它还依然在破浪前行。

2

12月28日上午,万州经开区高峰园工业区,金龙集团迎来了一件对自身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李长杰与万州区政府正式签下重组合作协议,金龙集团完全下嫁该地;同时,项目总投资13.8亿元、占地100多亩的金龙铜管(万州)一期工程,也正式宣告投产。

这个项目包含三条精密铜管生产线。生产线设备来自于芬兰、意大利、美国、日本等著名装备制造商,金龙集团将注入自身的专利技术,建成后,将成为全球行业内最先进的“铸轧法”铜管生产线,铜管产能8万吨,销售收入35亿元,每年实现入库税金5400万元。如果再加上已经落户万州、投资3亿元的金龙铜贸易项目,除了贡献税收外,还将安排500余个就业岗位,并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

这些项目,原本与新乡市密切相关。可是,今非昔比,时过境迁,金龙集团已是注册于重庆市万州区的企业。

“能与重庆万州区政府合作,是金龙集团最好的结局!我感谢万州政府和人民对金龙近年来的支持,我们将更加努力,让金龙成为万州政府满意、财税满意、百姓满意的企业。”李长杰的话,已没有那么多的妥协、遮掩和犹豫。他现在面对的现实是,让金龙集团全方位地投入万州区的“怀抱”。

目前,万州方面已经收购了金龙集团5.53%的股份(此部分股份原由海亮集团持有),同时还收购了该集团与德国合资生产高端铜板带的企业凯美龙16%的股份。金龙集团万州搬迁建设小组已经成立,集团公司总部的注册地已于11月12日由新乡市变更为万州经开区,财务税务登记、人资保险等变更手续也将年底完结,总部的所有职能部门与铜管技术研发三大核心“中科院铜管工程研究中心”、“金龙集团应用科学与技术研究院”、“金龙集团博士后工作站”搬迁前的准备工作,也正在有序进行。

按照协议,万州经开公司将对金龙集团实施整体重组;重组完成后,其持有金龙集团总股份比例将达90%以上。到12月底,所有重组工作就要完成。

这一次,李长杰是彻底将企业交了出去;而万州方,也是完全接收了这家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巨无霸。再无反复和纠结。

这个阶段的重组,历时一年零九个月。

3

金龙集团与重庆方的接触,肇始于2016年3月。当时,身为全国人大代表的李长杰与时任重庆市市长的黄奇帆相遇,将自身的情况以口头和书面方式作了汇报,后者爽快答应帮忙救助金龙。

是年5月,原打算重组金龙集团的海亮股份,因自身股价大跌,且股份定价未谈拢,宣布终止收购金龙集团100%股权。愁肠百结之时,黄奇帆的批示来了:

“此企业目前有困难,国家有关部门在研究支持措施,他们的铜管业务占国内50%,如以重组为契机,将他引进重庆,落户渝西或万开云地区可获一举三得(总部落户重庆,制造业聚集重庆、金龙也摆脱困境)的效果”。

接到批示,李长杰“漫卷诗书喜欲狂”。他在一份材料中写道:

“金龙在国际化的道路上被骤风折断了翅膀,在呻吟中发现,我们这个社会处处不缺说嘴的郎中,但华佗难寻……大足石刻上有一副对联‘无事无非无烦恼,有因有果有菩提’,应该来自宋代先哲。古时的巴蜀之地,代代闪烁着睿智的大师。改革开放与创新,换来经济大潮首先于京、沪、广、渝涌动,金龙的蜕变与二次改制,应该在这里完成。”

这话在当时有溢美的成分,但是后来发生的事实表明,李长杰说对了:

自2016年5月开始,万州方在派出多个专业工作组到金龙集团考察后,第二个月就签定了战略合作协议,并采取许多收购和输血行为。到2017年年初,已有20多亿资金通过新乡销售公司进入金龙集团产销系统,促使其开足马力生产铜管,确保市场供应。

当然,作为阶段性目标,重庆万州方此时的战略意图更多地停留在以下层面上:与金龙集团开展“委托加工合作,产能转移合作,资本合作”,促使其市场订单增加、盈利能力提升、一举扭转前三年连续亏损的局面。这看上去没错,合情合理。不过,李长杰他们的想法却更进一步,即希望万州方不仅能把铜管板块搞活,最好还能把原来拆借金龙铜管17亿元的新能源项目,纳入整体重组范围。万州方犹豫了,如同原来海亮集团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一样,几个月中不接话,重组陷入停滞状态。

李长杰告诉其他同事,这是重庆及万州政府与金龙重组范围在认识上存在的差异,有一点应该明白,“凡是政府不想做的事情,我们绝不勉强政府去做,我们与政府合作,是要添财,而不是添乱”。

很苦闷,但不是没有其他路可走。2017年2月14日,平煤神马集团包括董事长梁铁山在内的一行考察团人员,来到新乡,考察其新能源产业和精密铜管制造产业,当即提出要与金龙集团联合发展高端制造业和新能源材料产业。

既然包括新能源产业,且把企业仍然留在河南,李长杰有理由相信“这是目前最好的一次重组”,称其为“彻底清盘式的深度合作”。4月10日,双方签订了战略合作意向协议。不过,平煤神马内部很快对这次合作发出了不同声音,合作的推进力度明显减弱,“双方姻缘不透,从见面时渴望重组时的火热,渐渐开始变为利益之争时的冷静”,最后,来自平煤神马集团的一声“对不起”“深表歉意”,结束了此次整体性重组进程。

此后,金龙铜管集团又和排名中国500强第245名的甘肃白银集团洽谈合作,但也因双方提出的条件差距较大,最后也不了了之。

经历过以上两役,李长杰“彻底下定了决心”,那就是“金龙不再欢迎其他企业递过来的橄榄枝,把金龙前行的战车紧紧地绑在万州发展上”。因为,时间不等人,同时也只有万州方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拿出金龙集团发展所需的真金白银。

目前,李长杰已就股权转让的比例、价款,关联方占用资金的归还方式,公司总部搬迁后的经营管理团队组建等事项,与万州方彻底谈妥。据粗略估算,李长杰和他原来的高管团队,待金龙集团重组后,仍持有10%左右的股权。

万州方提出了重组金龙集团的“小目标”:促进金龙集团进一步扩大有效产能,降低企业负债,增强盈利能力,解除关联交易,争取金龙集团在重组4年后上市。

这也是李长杰曾在多年前做过的那个梦。按他的话说,重庆万州成为金龙集团“再创辉煌的新的出发点”。所以,他送给这个“第二家乡”的16个字是:

“感恩万州,立足万州,发展万州,扎根万州!”

4

拿20多亿的股权投资资金,撬动甚至收编一个总资产上百亿、年销售收入逾300亿元、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和先进技术研发优势的全球铜管制造业老大,万州方的做法堪称以小博大。而当它真正把金龙集团这样的龙头企业引进来了,所产生的影响绝不仅仅是当地GDP总量的迅速增加,还有对万州乃至整个重庆地区制造业实力的整体提升,所以,当地政府把此次合作看作是“创造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的一个双赢样板”。

一个企业来了,一个产业也轰隆隆来了。从这个角度说,他们有足够的耐心,等待金龙集团把问题想清楚,在彼此“调试”的过程中不断创造、改善扩大资本合作的基础和条件。

他们看中了金龙集团本身就有的“国企基因”。

他们看中了金龙集团危难之际能让所有员工不离不弃的企业文化。

他们看中了金龙集团横扫天下、颠覆市场的核心技术。

他们看中了金龙集团的市场……

因而,他们对金龙集团自始至终敞开大门,虚位以待。

事实上,由于前期注入了资金“让子弹飞起来”,金龙集团不负众望,表现出了超强劲的发展势头:2015年,该集团年产铜管30余万吨,处于运行亏损的生产经营低潮,到2016年就提升到了37.3万吨,今年更是了不起,全年将实现产量48万吨,实现盈利1.6亿元,一举扭亏。

李长杰的儿子李剑平担任重组后金龙集团的总经理。他的意见是,金龙集团只要再坚持3年,每年增加净现金流5亿多,三年就可以累积净现金流15个亿,就能彻底走出困境,一个新的金龙将重新站在世人面前。而这,也正是重庆万州方为金龙集团列出4年上市计划的重要依据。

给一束阳光就灿烂。解决金龙铜管既往资金链困局和未来前景发展的方法,原来是如此简单。可惜,过去我们一直把它想得过于复杂,过于沉重,以至于没有决心,没有态度,没有勇气,没有智慧,只会在许多时候说“把它交给市场自行解决”。

早在2015年金龙集团爆发资金链危机时,李长杰就与各级政府、行业协会、金融单位反复沟通,最为核心的诉求是,金龙集团愿意以股份来置换现金流。其后,中国银监会、河南省银监局、河南省金融办多次批示或协调金融单位不抽贷、不压贷,为企业“雪中送炭”;新乡市政府的扶持更为直接,不仅召开债权银行专题工作会,帮助协调企业中长期融资,更是提供企业救助基金,每一笔三天内免费,三年中由金龙集团使用的政府资金累积达到42亿元。

这些做法,保障了金龙集团在最困难的时候没有倒下去,还在步履维艰地往前走。但正如李长杰所说的那样,金融单位的资金是救急不救穷的,要彻底解决金龙集团的资金困难,要做的必须是股权置换,给金龙集团输入新鲜的资金“血液”,激发其内在的创新力和发展力。

他期望别人能够来重组金龙集团,为此他不惜全身退出。可是,举目四望,四周长时间没人愿意来接这个“绣球”。

久候无音,这种情况下李长杰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入海”、“上山”,三年中不断有诸多精彩的重组故事发生,有关政府部门在必要的时候也联手相救,但毕竟有原则、有限度、有进退,难以从根本上解决金龙集团的发展问题。

最后,面对万州方的“八抬大轿”,金龙集团一咬牙把自己嫁了,附带着把总部迁走了。等一些地方的主政者明白了这个事实,再做多少努力,都近乎于来不及(今年,新乡市一位主要领导一上任就到企业开现场会,并帮助企业引进投资者)。这时候,另一个巨大的震惊还会袭击他们——一个龙头企业走了,它所凭依的那个巨大产业也就失去了巨大的牵引力。

5

培育一个在业内具有广泛影响力的龙头企业,很难,但要失去或击垮这样的龙头企业,往往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能做到。

就新乡而言,金龙集团发展成为一个铜管制造全球老大,走了整整30年的路,沿途过关斩将,所向披靡;但是,也就是在最近的3年时间内,由于融资结构不合理等原因,它经历了第一次,也是最大一次几乎致命的“灾难”。

用李长杰自己的话说,就是“企业创新发展的步子越来越快,不过却容易走入误区。过去,我们想顺利多、想发展多、想扩张多,但想困难少、风险少、灾难少,一旦遇上问题,就很容易在大胜利面前倒下。金龙的‘龙’象征着吉祥,龙倒下了,周围的水也就慢慢干了,我们什么都考虑到了,就是没有对失败和灾难做到未雨绸缪”。

这是对内因的自我剖析。那么企业所面对的外部环境和发展条件,又当如何?

当前,振兴实体经济的呼声越来越多、越来越响亮。新乡乃至整个河南的现实是,实体经济的主体还在庞大的传统行业中。以电器和造纸行业为例,当新飞电器、新亚造纸等企业20年中每年还一直徘徊在十数亿的产销规模,沿海的美的、格力、晨鸣、玖龙等企业每一家都达到了数百亿甚至超千亿的销售额。传统产业,并不完全都是所谓的“落后产能”,做强做大仍有巨大空间。但在新乡,似乎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发展新能源、新材料等新兴产业,对传统制造业实际性的关注和支持力度都还不够。

传统产业中单个企业不容易发展壮大,那么当一些企业做大了,它们就一定会受到“太阳”“月亮”般的待遇吗?

金龙集团是河南省少有的大型国际制造企业,对新乡而言,更是唯一(新飞电器多年来还一直处于国际化的雏形)。然而一个客观情况是,30年中,伴随着这家企业的快速成长,新乡本地的资源供给能力,政策扶持力度和服务环境,企业遇到危机时相关部门的资源整合能力等,却没有获得相应的较大提升。如果再我们联系一下近些年像新飞电器、飘安集团、环宇集团、太行振动这样的行业龙头企业纷纷倒下、外迁或重整的历史,那么,有一个严肃的问题我们就不得不问:新乡,你若成为大企业总部的聚集地,在服务能力、营商环境、要素支持等方面具有突出优势吗?你能容纳和承载他们的生存和成长吗?

“只见星星,不见月亮,更不见太阳”,也许,我们不得不低下头来反复审视被无数人叹惋的“大企业新乡成长率”。如果再去回顾这个地方近几年发生的一系列龙头企业被“斩首”的案例,那么,我们会说,它离“国际新”的目标依然还很远。

鱼大,水却少,那么这样的鱼,肯定缺氧,肯定难受——同样,一个地方的资源禀赋、融资环境、资本市场、人文环境、政府服务等方面的发展水平,将成为一个企业、一群企业成长发展的痛点。

别的不比,就比重庆万州区,吸引企业到那里安家乐户的因素,恰恰是企业原所在地所缺失、所弱化的因素。如果要找回来,只需到那地方走一走亲自感受一下,就什么都明白了。企业表面上需要的是钱——这里的“钱”也确实够多——但在更深刻意义上,企业还需要“清洁的水”、“充足的阳光”和“更为清新的空气”等,而这,反过头来逼迫一个地方必须具有大视野、大魄力和自我革新的大勇气。

我们不能总是慢半拍,更不能长期讳疾忌医、固步自封和冥顽不化。

但愿新乡能一直感觉到“痛”和“疼”。

有“痛”有“疼”,才会有改变。

——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企业走了,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企业家走了;企业家走了,也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企业家精神完全丧失了;企业家精神丧失了,还不可怕,真正可拍的产生企业家和企业家精神的人文土壤没有了。

金龙集团虽走,但李长杰希望他本人的创业精神还留在新乡。

6

30年后又一次回归国有,李长杰从一开始就极为坦然地接受。因为,历史上的金龙集团,就是靠收购、整合一家家国有企业而来的,他对这些企业的管理和文化,最为熟稔不过。现在,金龙集团被重庆万州区收入麾下,他把这视为他企业家生涯中的收官之作。

他的切身感受是:“过去的日子里,我和大家努力了,就应该无怨无悔。从现在开始,我把一切放下了,只管金龙集团方向和战略上的大事情,具体的经营让剑平他们去干,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轻松。”

他所说的李剑平,是他的儿子,今后担任金龙集团的总经理职务。他今年30多岁,精明干练,沉着稳重,举手投足颇得乃父多谋善断之风。他在企业从基层干起,在企业管理、资本运营等方面浸淫多年,今年以来升任企业董事、总经理,4月份与平煤神马洽谈合作,就是由他代表金龙集团与平煤神马签约。

近两年,金龙集团经营指标步步攀升,即是由他坐镇指挥。李长杰对他的评价是,“我对他驾驭企业的能力开刮目相看”,“他可以独当一面了”,“他的志向可不小,他在讲话中提出的‘一争两增’(即正市场,增产量和增效率)的经营策略十分新颖,并贴近金龙实际,这让我对金龙的经营和未来放了心”。

金龙集团开始进入万州时代,而此时,这家企业也借企业蜕变之际,完成了权杖的代际传承。虽然,少帅李剑平未来会站在国企平台上“带着镣铐跳舞”,但他告诉我,因为原来的金龙集团就保留着许多国企文化的色彩,他对自己目前和未来所做的一切会有很强的适应性,也保持着足够的激情。

12月27日晚,在第二天的重组仪式开始前,李长杰和李剑平父子,联袂来看望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此时此刻,我更愿意把这种举动看作是某种非正式的登台亮相。

李长杰很满意金龙集团的现状。他说人最怕的不是失败,而是失败后不总结经验;他时常告诫自己要放下忧虑,坚定信念,勇敢前行。他的一首诗,是这样写的:“春天鲜花秋天月,夏天冷风冬天雪,北方星空映河蓝,西方朦胧云遮月”,自况一生虽曲折坎坷,但在时间面前,什么都是过客,自己要做的就是不逆规律,笑谈人生。

目前,他唯一还未完全解决的事,也是个人职业生涯收官前要做的事,就是新能源板块的重组了——连铜管制造板块这样的“硬骨头”他都能啃下,体量相对小得多的新能源板块又算得了什么了?所以,当我与他谈起这件事,他乐呵呵的满面笑容,似乎正胸有成竹地等待那个“乐天随缘”结果的到来。

新乡市的有关人士透露,新乡是国家定点新能源建设城市,金龙铜管被万州重组,毕竟解决的是传统产业的出路问题,而金龙集团在新乡的新能源项目,目前巳经展现出勃勃生机之势,对于它的发展,新乡市政府一直都在下大力气助推,“如何引进战略投资,如何做好做大,有关部门正在积极谋划” 。(周健)

责编:张阳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