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农民工的梦:

复兴春都让 “红裙子”再跳舞

2018-01-03 11:02:30来源:海外网
字号:

朋友电话中说了多次,你来我们这儿看看,有一家企业让“春都”复活了。

“春都”,即春都火腿肠、春都屠宰肉,上个世纪80年代、90年代在老国企春都集团手里风靡天下,急遽衰落后一蹶不振,各类产品逐渐从市场上消失。而今,朋友所指的“春都”复活,是春都的品牌被再次利用,重新注入生命力。

这个“春都”之行,时至如今我还一直没实现。不过,有一件事我是知道的:2014年12月,洛阳新春都清真食品有限公司将所持15个类别28个注册号的“春都”商标权,拿到洛阳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公开转让,挂牌价282万元。后来听说这些商标被洛阳偃师市一家名叫“天和泰”的实业公司买走。

一个老品牌,无论历史上有多么辉煌,知名度、美誉度有多么高,一旦经营平台崩溃,一旦失去市场,一旦产品从消费者眼中消失,无论再做多大努力,再想魂兮归来,都几近于痴人说梦。亚细亚、郑百文、太阳神、三株、秦池、安彩、白鸽,哪一个不是如此?

但朋友的话,让我内心怦然一动:买这些“春都”商标的,是一个曾经在春都集团洗肉的农民工,他现在回乡创业了,重新启动春都冷鲜肉、火腿肠的生产,出发点就是“为了圆梦”。

这话透露的信息,让我很感兴趣。以我迄今所见,这个“农民工”是春都衰落这么多年后,第一个勇于站出来拿着真刀真枪去重振春都雄风的人,而且,他似乎并非只是逞匹夫之勇,所作所为还很理性——理性地看到了一个潜力巨大的“民以食为天”的市场。

于是开始了解这个人:孙志恒。

他大约是1991年进入春都集团的,那时候在流水线上洗肉,“一站就是一天”,劳务合同上“乙方”名目下,写的是“偃师市首阳山镇南蔡庄村村民”。他对加工机械感兴趣,随后几年完成自学考试,获得相应本科学历,个人职位从一名普通工人逐步升为班长、主任、生产主管。1999年后,春都集团陷入困境,无法忍受漫长的煎熬,孙于2001年下岗,先后到北京、四川等地的食品加工企业出任生产技术主管,学到了不少企业管理经验。2009年,他下决心回乡创业,在家乡偃师市成立了河南省天和泰实业有限公司,主营避雷器、绝熔断器、互感器等电缆电器的销售。

不过,从21岁到31岁,青春岁月毕竟是在春都度过,这样一种刻骨铭心让孙志恒对自己的老东家,对“春都”品牌念念不忘。而最关键的是,他已今非昔比,有了雄厚积累,作为一个洛阳人,他要衣锦还乡。

此间的“春都”品牌,还在洛阳新春都清真食品有限公司手里,半死不活,苟延残喘,那些春都集团失去元气的后继管理者们,已无心也无力再有什么大的作为。原来的春都集团和春都股份死于体制和机制,而今的新春都也同样没有从这个牢笼中挣脱。2014年2月,“春都”商标权转让事宜在该公司总经理办公会上审议通过,2014年12月,最终获该公司的股东方河南投资集团批准。至此,伴随着“春都”品牌外嫁,孙志恒圆梦“春都”的契机才算真正到来。

据说,这也是他用几年时光不断游说、努力的结果——一个巴掌拍不响,孙志恒不去找人拍巴掌,怎会顺利拍下这个果果?事实证明,新春都这样做也很明智,如若任由品牌“烂掉”,这个历史性的罪责谁也担不起。卖掉“春都”,它手中还有“壮壮”“、“”洛都”等品牌,而这,已经足以让它在一个区域市场维持仅存的颜面了。

就这样,昔日的农民工、2015年的孙老板,在成功揭下“皇榜”后,开始了他雄心勃勃的“春都”复兴之旅。他将新设立公司的名字定为“洛阳天佑春都食品有限公司”,并很快投资3.74亿元,在洛阳市伊滨区上马年产8万吨熟食项目产业园(其中熟食6万吨、速冻食品2万吨),规划着“将直接或间接养殖生猪上万头,种植蔬1000多亩,带动3000多家农户就业”。

去年10月,这个项目的各项手续特别是环评报告得到了当地政府的批复;今年7月,产业园初步竣工。我那位在洛阳市当公务员的朋友说,年轻的孙老板看上去踌躇满志,对谁都说“要大干一场”。

干,到底如何干,光有雄心和梦想,投的本钱再多也不行。现在的肉制品市场早就是巨头们的天下了,一个品牌若想尽快打开局面并站稳脚跟,没有一些绝活还真不行。“春都”老矣,“朱颜”改矣,如想重新焕发青春,恐怕需要服用一些“丹药”。

孙老板没有让人等得太久。最近传出的消息是,他做了一个规划,即以洛阳市为中心,打造一个半径100公里的“生鲜购物圈”:一端,采用“公司+农户”的经营模式,与当地农户进行种植、养殖合作;另一端,建立“网购+直营配送点”的销售模式,在半径100公里以内的县、镇(乡)、村设立直营配送点,通过网购第一时间送菜上门。

这是一种比较务实的态度,不贪大不求全,借助网络从小做起,扎扎实实往前推进,让人觉得有那么一点点靠谱。老春都时代,屠宰肉和火腿肠还是卖方市场,企业规模迅速扩张,想起什么就做什么,最后是自己乱了自己的阵脚;现在,市场日益细分,消费者对品质和服务万般苛求,谁若还想像过去那样盲目地铺摊子、占市场,只能说是脑瓜进水傻瓜蛋子一个。孙老板思维活跃、视野开阔,能想到以电商模式开拓市场,看来的确下了一番功夫,有不同寻常之处。

当然,冷链物流配送,作为一个专门的学问,有许多操作层面的难点需要克服,“冷链电商第一家”鲜易控股做了这么多年,连他们自己都要自况,“水太深了,还是一个学生”。孙志恒涉足这个领域,“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且不说最后结果如何,成功的几率有多大,仅就他这种的无畏勇气和剑走偏锋的创新精神,就很少有人能够做到。

所以,客观地说,“春都”的机遇和复兴之路,并不像我们原来想的那么悲观。

衰落之后的春都,长期曾被错误地定位为清真食品(公司名称即为“洛阳新春都清真食品有限公司”),这与它顶峰时期的产品形象(生猪屠宰和加工),存在着巨大反差。我想,这就是它一直走下坡路的一个主要原因。

不过,由于春都缔造了中国第一根火腿肠,时至如今,这种美好的品牌记忆还留存在许多人心目中。孙志恒通过天佑春都公司拥有“春都”28类注册商标,产品种类目前已达200余种,假以时日,如果他能把产品质量、服务配送和经营管理有效提升,并维系在一个比较高的水平,那么,消费者保不准还真能持续买他的账——要知道,对“春都”品牌念念不忘的消费者,还多着呢。

同时,作为一个肉制品市场的“新兵”,即使是定位于一个占山为王的“地头蛇”,经营好这100公里半径的“方寸之地”,也未尝不是一种生存之道。没有必要一开始就和那些实力雄厚的巨头硬碰硬地抢地牌,也没有必要一直拿过去的辉煌去弹压震慑竞争对手。认清自己、步步为营,经过若干年的磨练和积累,“春都”一定还会再次异军突起。

就害怕,这个年轻人急功近利,熬不下去。

“你来吧,你过去多次写过春都,也给他们讲讲这中间的道道。”朋友还是一个劲儿窜辍。

“哪敢,哪敢。”我忙不迭作答,“我恰好关注一些品牌在改革开放40年中的命运,再去看看,也许会重新勾起对那个年代的一些回忆。”

是啊,1987年,中国第一支“穿着红裙子”的火腿肠诞生于洛阳,被命名为“春都”,迅速在全国走红,市场占有率一度达到70%,成就了春都集团中国肉食行业的老大地位。但也仅仅过去30年,我们又该到哪里找她去?

希望能重新看到,她的跳舞。(周健)

责编:张阳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