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一公:中国应该有一批一流的民办大学

2018-01-03 11:20:03来源:海外网
字号:

1

清华大学副校长施一公先生在2017(第十届)《浙商》年会发布的一则消息,成了许多人纷纷议论的话题:2015年,杭州开始筹划创建一所民办大学,即“西湖大学”,到2018年,这所大学将正式成立;目前,位于云栖小镇的西湖大学校园建设工作已进入快车道,首期约30万平方米的校舍将于2020年底前完成。

施一公的话像连珠炮:按照计划,西湖大学定位为“小而精、高起点和研究型、有限学科:聚焦科学技术”,到2019年末,学校拥有的教授师资力量规模将超过美国洛克菲勒大学。在教师科研水平上,很可能成为中国最杰出的大学之一,在尖端研究方面异军突起;5年后,教师科研水平将比肩东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大学、香港科技大学等,成为亚洲一流,加入世界一流大学的团队;15年后,在各项指标上和加州理工大学相媲美,成为亚洲乃至世界范围内最好的大学之一。

这个计划的分量到底有多重?恐怕已超出许多人的相像。早在2015年3月,施一公、陈十一、潘建伟、饶毅、钱颖一、张辉、王坚等7位西湖大学倡议人,就向国家领导人提交了一份《关于试点创建新型民办研究型大学的建议》,很快获得批复性支持。

这七位倡议人,个个不简单:施一公,清华大学副校长;陈十一,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潘建伟,中国科技大学常务副校长;饶毅,北京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钱颖一,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张辉,北京创毅视讯董事长;王坚,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2008年,中国实施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的“千人计划”,其倡议者正是施一公和饶毅等人。施、饶二人回国前分别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和西北大学讲席教授,后来都放弃了美国国籍。施一公还被不少权威人士认为做出了“诺贝尔奖级别”的成果。

西湖大学的顾问委员会,阵容也极为强大,包括美国莱斯大学校长David W.Leebron,美国科学院院士、艾滋病鸡尾酒疗法发明人何大一,美国科学院院士、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所长王晓东,原北京大学校长陈佳洱,原北京大学校长王恩哥,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中国科学院院士杨振宁,中国科学院院士韩启德,等等。

筹办西湖大学的建议拿给地方,浙江省和杭州市大喜过望,自然是不惜血本地予以支持。2015年6月,杭州市与“千人计划”专家联谊会签署筹办西湖大学的战略框架合作协议。一个月后,西湖大学的举办方“杭州市西湖教育基金会”成立。2016年12月10日,西湖大学(筹)建设的依托主体——浙江西湖高等研究院在杭州西湖区先期揭牌成立,浙江省主要领导参加了成立大会。

此前,由潘建伟、陈十一、饶毅、施一公等顶尖科学家领衔,已经在西湖高研院组建了理学、前沿技术、基础医学和生物学四个研究所,完成了四次全球学术人才招聘,其团队各获杭州市1亿元项目扶持资金。今年9月,西湖高等研究院又与复旦大学合作,迎来了首批博士生。

这些事实表明,中国的浙江,正在产生一个未来可能与世界一流大学比肩的民办大学。正如施一公先生在西湖高研院成立大会上所说的那样:“我们期望,10年、20年之后,在浙江杭州,有一所在世界上备受尊崇的、立足中国大地而又充满中国特色的民办高等学府,西湖大学。这里,将拥有世界上最杰出的一批科学家,培养最优秀的青年人才,从事最尖端的基础和应用研究,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科研教育体制机制,为中国的高科技可持续发展提供强大的引擎和支撑,为世界文明做出无愧于中华民族的贡献!”

好令人艳羡!

2

施一公是中国民办高校的积极倡导者。他曾公开发表言论,称中国民办高等教育具有机制灵活、探索教改等特点,我国应该有一批一流的非营利性的民办大学来共同承担实现高等教育“公平”和“卓越”这一社会责任。今年1月,他被李克强总理邀请参与《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稿)》座谈会,并就“人才问题”向总理提出建议。

施一公在西湖高等研究院成立大会上的讲话,像是一篇宣言:纵观世界近代科教发展史,民办大学由于其灵活多样而展示出巨大的实力,其中最突出的代表就是哈佛、耶鲁、普林斯顿、麻省理工、斯坦福大学等美国的诸多名校;而在中国,虽然民办高等教育近年来取得蓬勃发展,但目前主要以职业技术教育为主,还未曾在前沿科学研究和高技术领域的高层次人才培养方面进行尝试,“这个空白需要一代人携手迈出第一步去填补!”

为什么必须这样做?施一公先生的解释是,中国的持续发展正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基础研究的总体水平仍然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高科技发展的核心技术严重缺失等等;如果这些问题得不到及时的解决,每一个挑战都将会成为我国今后发展的限速步”。

这话说得令人振聋发聩。难怪有人评价他,“敢于建言、学术报国,彰显知识分子的时代担当;身体力行、知行并重,体现知识分子的人格追求”。

现在,施一公把他的第一个“试验田”放在了浙江。

这,并非偶然。杭州目前是新一线城市的耀眼明星。阿里巴巴的总部设在这里,是除北京、深圳之外的“中国创业第三城”。复旦大学化学系王鸿飞教授曾撰文说,西湖高等研究院和西湖大学的出现不是偶然的,她们是随着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到目前阶段应运而生的。

“浙江的经济发展水平,决定了她应该是中国未来大学发展最好的地方。未来半个世纪中国在经济和社会发展上获得可持续发展,并且领先世界的标志之一,可能便是在江浙一带发展出一系列世界著名的私立和公立大学。”他说。

要建这样一所高水平的民办大学,按说资金来源面临巨大挑战。不过,据《中国科学报》报道,筹建中的西湖大学经费来源主要为基金会募集捐赠和一定政府资助,以及相关教育科研竞争性经费。施一公在西湖高研院成立大会上透露,龙湖地产创始人吴亚军女士是第一位主要捐赠人,而创始捐赠人包括荣之联董事长王东辉、北极光创投董事长邓锋、万达董事长王健林、杭州创业软件总经理葛航、深圳金信诺董事长黄昌华、腾讯董事会主席马化腾,可谓大牌云集、阵容豪华。

施一公在《浙商》年会上的演讲主题叫《“企业家的情怀和科学家的梦想:‘新时代共同的新使命’”》,等于是以科学家的名义向企业家群体发出了倡议。杭州西湖教育基金作为一支由浙江省民政厅批准成立的非公募基金,目前,正在以透明姿态高调筹款。该基金会官网透露的信息显示,应者云集,捐赠活跃。

此前,由马云、柳传志、冯仑、郭广昌、史玉柱、沈国军、钱颖一、蔡洪滨、邵晓锋等9名企业家和著名学者,在杭州共同发起创办的湖畔大学,创办三年广受市场热捧。这实际上已给当地政府和企业家如何引导或参与办教育,带来了许多有益的启示。

我一个朋友目前正在浙江省余姚市做一个教育小镇项目。据他介绍,当地官员的一个共同认识是,地方经济的发展固然很重要,但比经济发展更重要的是教育和人才培养,“这是经济发展的基础保障,也是真正能给后代留下的好东西”,所以,在目前的浙江,许多地方官员都在想方设法引进、兴办高等教育项目。

这比单纯地一如既往地搞GDP政绩工程有意思地多了。

3

说了半天人家浙江,下面要说河南了。

平心而论,当人家在多策并举、大张旗鼓兴办高等教育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时,河南感觉到了自己的差距。

缺少优质高等教育资源,是亿万河南人心头永久的痛(数十年前,中国科技大学放弃中原选址合肥,被河南人视为一种耻辱),创办全国一流、世界一流高等教育是亿万河南人共同的世纪梦想。一位省领导在省十次党代会报告中指出,“要办好人民满意教育,推动高等教育内涵发展、转型发展、特色发展、开放发展,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等有条件的高校争创一流大学、一流学科,积极引进嫁接国内外名校开展合作办学”。如今,郑州大学已顺利进入“双一流”,但,面对河南建设经济强省和“三个高地”的战略要求,面对“二孩政策”实施对优质高等教育的强烈需要,我们在这方面仍有许多重要的事情,还没有来得及做。

政策层面的事情不好说,咱就说些别的,比如,资本金投入。

建学校、办教育,传统模式下,财政发挥着主要引导和支撑作用。前些年,郑州及全省兴办各类“大学城”,哪一个不是财政垫的底儿。新的形势下,因为涉及民生,民间资本对这一块资源虎视眈眈,投资欲望极强。按照专家的建议,如果能够发挥市场机制作用,以“谁投资,谁受益”的原则,谋划建设一批民办或中外高等教育合作的高质量项目,支持社会资本特别是民间投资采取BOT、PPP、BT、股权投资等方式参与项目的建设、管理和运营,那么一定会有效缓解河南高等教育的资金瓶颈制约。

前些年,河南已出现了许多民办高等教育的先行者,像施一公先生所说“主要以职业技术教育为主”,也出现了许多中外合作办学的成功案例(截至2016年底,河南共有中外合作办学机构或项目85项,分布在11个地市30多所学校),不过,假如要论前沿科学研究和高新技术领域的高层次人才培养,要论全国一流甚至世界一流的高等教育合作项目,我们这儿却是严重匮乏,与河南省作为一个人口大省的现实需求极不符合。

是整个社会对这件事情的重要性认识不够深入吗?是企业家们不愿站出来投资或捐赠吗?是整个社会缺乏浓厚的舆论和人文氛围吗?还是我们在运作上缺乏有效的落地机制和办事效率?——目前看来,需要检讨的地方,实在太多。

一个做商业贸易的知名企业家,数年前就在郑州市郊征了几千亩地,欲引进美国一所知名高校合办大学,然而几年过去,手续办了一大堆,投入资金两三千万,项目落地仍旧遥遥无期。一谈起这事,他就会无奈地摇头。

另外一个河南人,费尽千辛万苦将原打算落户海南的一个中医药大学项目抢到河南,可是当他做好规划着手去办,才发现一切并不那么简单,仅办手续的过程就无异于一场马拉松。

还有一个河南人,平时广泛联系欧洲的一些知名高校,回国后他到处传递、表达这些高校想在内地合办项目的意愿,不过,到处游走过程中他逐渐发现,这样的意愿除了在一些部门的年度计划中体现一下外,并没有在实际操作层面取得实质性进展。

当然,落户一个这样的项目,并非易事,需要涉及许多环节。就像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和中科院大学拟在河南联合兴建高水平大学,几位中科大的老先生已在郑州住了小半年,所做的工作就是报批各种手续。只是,一涉及土地,一涉及合作投资主体,就有许多事情需要展开来说,就需要他们无休止地跑,跑,跑。

面对着这样一种局面,企业家们再有心去做事,也是常常无法置喙、无从下手。

4

无论怎么样,兴办高等教育,是河南企业家未来需要参与的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社会公益”。

我在想,假如施一公先生站在台上,他的听众变成了广大豫商,在他作出类似于《“企业家的情怀和科学家的梦想:‘新时代共同的新使命’”》这样的演讲后,台下诸人会作何反响?

马云参与了,吴亚军参与了,王健林参与了,马化腾参与了,我们这儿,会有几个人能像他们那样高高举手?

我们是不是可以断言,除了政府提供巨大支持等原因外,马云、吴亚军等企业家的事先表态,是否就是促使施一公、潘建伟等科学家下决心要在杭州办世界一流大学的一个关键因素?

现代社会,企业家越来越需要和科学家紧密地站在一起,越来越需要对科学精神和人文精神的尊重,很可惜,我们刚刚意识到这一点。

不久前,郑州市举行“智汇郑州”人才政策发布会,面向全球发出了来自郑州的“招贤令”,首批聘请施一公、许家印(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胡大一、阎连科(著名作家、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王为工(美国世通公司联合创始人)等8人为“郑州人才特使”。这,对于我们这个地方而言,意味着一个良好的开端,抓住了关键少数,也就抓住了他们背后强大的资源和广泛的影响力。

但,就教育和人才培养事业而言,这样一个浩大的工程,如果需要企业家们广泛参与,那么就必须赢得他们的高度认同和凝聚。一个什么都讲求利害攸关、现实好处的商业环境,是催生不出丰盈的社会公益意识和健全的慈善文化的;同样,一个地方如果不充分尊重企业家,漠视他们的企业家精神,疏于保护他们的合法利益,那么,这个地方的企业家也不会在一些重大的社会关切问题上,有很高的积极性和很强的参与性。

比照浙江,客观地说,河南要学的东西还有许多。(周健)

责编:张阳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