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新时代的文化自信

墨彩融韵——门秀敏的彩墨之境

2019-07-31 08:53:30来源:中国青年网
字号:

中国绘画在发展演变历程中,经历了由“丹青”至“水墨”的历程,这是从画体特征上进行的界定,唐代“水墨之兴”,使水墨法成为绘画的主体,因而后世以“水墨画”作为中国绘画的代称。但“水墨”与“丹青”两种画体成为了中国绘画的两个方面,以墨线造型,随类赋彩造就了中国绘画最主要的画法,在墨与色的比重中决定了绘画风格的不同发展方向。其中,在水墨表现的情绪极端化的发展就成了“泼墨”,同样,在赋色表现上即成为“泼彩。”中国水墨画中的“泼墨”之法,在唐代就始现端倪,《历代名画记》中记载张璪在作画时“或以手摸绢素”,王默在作画时“醉后以头发取墨抵于绢画”。这是唐代画坛对泼墨之法的记载,从这些文献资料可以看出运用泼墨之法的画家都在作画时充满激情,即兴而发,以气夺人。正如苏轼诗句中写到:“当其下手风雨快,笔所未到气已吞。”“泼墨”之法是水墨画家豪放性情表达的一面,唐代之后历代水墨画家都有“泼墨”技法的探索,明代李日华《竹懒画媵》记载:“泼墨者用墨微妙,不见笔迹,如泼出耳。”清代沈宗骞《芥舟学画编》:“墨曰泼墨,山色曰泼翠,草色曰泼绿,泼之为用,最足发画中气韵。”这条记录中出现了“泼彩”的技法,泼彩是在泼墨技法上的自然生发,是丹青和水墨的两种画体的最为放达的体现。它在水墨画的发展史上形成了一条或隐或现的发展脉络。近代以来,受西方印象主义的影响,泼墨、泼彩法得到了发扬,特别是张大千晚年山水中泼墨、泼彩技法的发展,将他的山水画推到了气象万千的境界。还有刘海粟晚年在表现黄山之时,所运用泼墨与泼彩法将黄山的自然真境与画家的心胸融为一体,成就了黄山意象的图画传奇。

1.png

门秀敏

当代画家门秀敏在前人的基础之上将泼墨、泼彩技法向前进一步发展,创作了大批的彩墨画作品。门秀敏的彩墨画表现的是胸中的意象,这种意象来源于生活,而生活的历炼正是心相之显现。在门秀敏的笔下可以看出是他对于传统山水画文脉的承接,他对于传统山水的继承是山水之境的符号式地生成,他已经从传统山水的一树一石、一勾一皴的技法表现中解放出来,直接关注的是自然的气象。在门秀敏的绘画表达立足于宏观的宇宙意识,在造型上近乎抽象,但他对于彩墨语言的运用确是地道的东方审美趣味。他以水墨作为画面之体,水墨生相,笔随心走,水墨交融,随心所化,在水墨的基础上,他从传统青绿山水中寻找用色的法门,运用亮丽的青绿色系随型赋色,间或以红、黄穿插其间,或用笔点染,或用笔铺陈,或泼彩为之,在墨色未干之际,色墨融合,生意勃发,意象万千。他赋予了墨色之魂,构建了彩墨秘境。

2.png

3.png

4.png

5.png

在东方智慧中画家个体心性的提升决定了艺术境界的高低,艺术所表达的相则是艺术家心的对境,而对于相的理解则是解读艺术家的心灵密码。他的实践已经从传统山水画的画科范畴逐渐衍变为一种大的宇宙观,他从银河系天象的秘境中得到灵感,使他的心境与此相对应,进而成为画面的意象。因而走进他的彩墨之境,可以感受到宇宙深处的璀璨与神秘。从门秀敏的彩墨画中我们看到了他的画境追求与个体完善的统一。

6.png

7.png

门秀敏选择泼墨泼彩的艺术路径,是他的心性使然,他在创造出彩墨秘境的同时,也完成了泼墨泼彩技法在当代艺术史发展的承延。(作者系中国美术馆研究馆员 王雪峰)

责编:张嘉诚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